home

面具公园里的面具币

魔灵系统重生之刹那芳华间
“上船的时候,你就在偷看我,难道我比表妹还好看?”丁雯在他的耳边喷着热气,撩得秦林心痒痒的。邱佩对刘天展的心态把握的不错,但是她不知道的是,其实刘天展直到今天下午,才知道邱佩过来的消息。邱佩是常红梅的心腹,她过来,就代表了常红梅的关注,甚至代表了岭南常家的态度,刘天展坐在弗州市警察局长的位子上,这个压力对他来说,非常巨大。远的不说,就说昨天才发生的,长宁区常务副区长陆养浩,一个非常有希望换届后成为大区长的官员,杯具了。事情出在陆养浩的那个好色如命的儿子身上,他借职务之便,调戏康二蛋的女人,结果被康二蛋给阴了,脚踝骨折,人也摔成了白痴……更惨的是,康二蛋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他,陆养浩连赖都赖不到康二蛋头上去。这还不算什么,体制里的人关注的是岭南常家这一次的动作,他们拒绝了陆养浩后台的妥协,强硬无比地准备拿下陆养浩。然后当天晚上,陆养浩就被人电晕打劫了。刘天展和大多数人的判断都,陆养浩晚上出来,肯定是受人之约,虽然不知道是他的后台约得他,还是常家人约得他,但是常家人根本没必要使用非常规手段,那会坏了体制里的规矩,反倒是陆养浩的后台,很有动手嫁祸的嫌疑……陆养浩的支持者,市委组织部长裘爱军,今天还到市长田慕山那里哭诉,表示自己很委屈,他绝对不会干这样的事情。但是不管怎么说,裘爱军和陆养浩是受益者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现在常家有些进退维谷。继续搞陆养浩吧,显得自己吃相太难看,难免给岭南官场留下一个咄咄逼人、不能容人的负面印象。但是不搞陆养浩吧,又显得常家虎头蛇尾,自己打自己的脸。在有眼光的人看来,常家的被动是显而易见的,没人会把污水泼成这样子。而明显的得利者陆养浩,很难说他是不是假装对裘爱军有意见,他们俩演苦肉计的可能,显然是无限大的。官场中人看待问题,很多时候是不需要证据的,你是最终得利者,那就足够了,装可怜是没用的。所以,刘天展对邱佩的到来非常警惕,因为吃了瘪的岭南常家会发疯,就算暂时不方便对陆养浩下手,也会从别的地方找回场子来。而且目前看来,最容易下手的地方,就是康二蛋这里,这不,邱佩不是都来到康二蛋身边,亲自坐镇了嘛。所以刘天展对邱佩的到来,感觉到非常大的压力,甚至是恐惧。他绝对不希望,自己这一亩三分地,成为岭南常家宣泄的出口,那他的麻烦就大了,等于是替裘爱军和陆养浩背了大黑锅,成了岭南常家的出气筒啊。可是王晓伟就是看不穿这一点,这老家伙始终都坚信自己的直觉,顽固地认为,康二蛋就是那个杀人凶手,然后不断地刺激着常家人的神经,这不是找死是什么?刘天展是越想越气,尼玛,那天准备了两条警犬,证明康二蛋根本没到过现场,这难道还不够吗?人家常家人做事讲究,不以势压人,而是光明正大地洗刷了康二蛋的嫌疑,结果王晓伟你这老家伙还顽冥不灵,你丫是属王八的吗?你前脚把吴玉娇给调到辽北去找周磊,人家后脚就把邱佩给派来了,这么明显的信号,你还以为人家看不出你的那点儿小把戏?人家这是等你出招,然后光明正大地一招把你弄的万劫不复啊。王晓伟啊王晓伟,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活到五十好几的,你那一把年纪,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?连阴谋诡计都耍不利索,看看人家这堂堂正正的阳谋是怎么耍的。刘天展气的简直都想让王晓伟当场退休,省的这老家伙连累自己。刘天展不是没想过,让王晓伟去得罪康二蛋,然后自己开掉王晓伟做好人,但是现在情况变了,邱佩出现在康二蛋的身边,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,刘天展不敢冒险了。一个决断,在刘天展的脑中开始酝酿考虑。另一边,王晓伟和孙玉平等人,带着康二蛋一行六人,来到了审讯室的隔壁,通过单向玻璃,可以清楚地看到审讯室里,迟惠萍被两个女警带上来。刘进步的神色有些凄然,毕竟是多年的夫妻,感情还是有的。桃姐倒是很沉静,温婉地立在刘进步身边,不悲不喜。康二蛋则看着迟惠萍,想起了进城的列车上,他跟迟惠萍的那点儿暧昧。刘进步拍了拍康二蛋的肩膀,说道:“我先进去了,等会儿你再进去,以后你嫂子就交给你了。”桃姐听到“嫂子”这个词,有些幽怨,康二蛋看到了想提醒刘进步的,但是屋里这么多人,他也没机会说,只好含糊地答应下来。刘进步进到隔壁房间以后,没说几句话就哭了,然后迟惠萍也哭了,最后两个人隔着桌子抱头大哭,看的隔壁一屋子人都唏嘘不已。王晓艾感动的眼睛红红的,黄芳珍和邱佩则是触景生情,想到自己了。三女抱在一起,顿时感觉彼此心的距离,都贴近了。毕竟她们都是康二蛋的女人了,走得近是迟早的事情。桃姐也眼睛红红的,咬着嘴唇,呆呆地看着抱头痛哭的刘进步和迟惠萍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康二蛋走过去,轻轻地搂着她,小声地说着刘进步的好话。王晓伟冷眼旁观,愈发觉得康二蛋虚伪,孙玉平却觉得康二蛋很仗义,刘天展则根本没工夫在这里,他跑出去打电话跟领导请示汇报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刘进步离开,换康二蛋进去,他很干脆地抱住了两眼红肿的迟惠萍,大声说道:“萍姐,以后跟我走,你的下半辈子,交给我了。”要不是刘进步说了这是康二蛋,迟惠萍简直都不敢认了,这气度不凡的帅小伙,就是那个傻乎乎的穷屌丝康二蛋?感觉到康二蛋的那团鼓鼓囊囊的东西,不老实地顶着自己的小腹,迟惠萍顿时脸红红地啐了一句:“瞎说什么呢。”康二蛋松开迟惠萍,说道:“反正萍姐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了,多的我也不说了,等会儿警察会进来的,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吧,把事情弄清楚了,很快就你出来了,到时候我来接你,你跟我走就行了。”迟惠萍捂着脸,刘进步什么都不知道,还糊涂,她可是很清楚康二蛋话里的意思,不过她想想自己,作风确实不严谨,刘进步不要自己,也不能怪他,既然康二蛋混的这么好了,又不嫌弃她,她也就不要什么名分了,跟着康二蛋就得了。不过迟惠萍还是有些不甘心,非要桃姐也进来,她要看一看。桃姐满脸的不情愿,刘进步亲自过来叫她,她只好跟着过来了。好在迟惠萍也没说什么,看了桃姐几眼,点了点头,然后就对康二蛋说道:“叫警察进来吧,我知道的都告诉他们。”于是,折腾警方许久的一个麻烦,就这么结束了,迟惠萍一张口,许多警方没有头绪的关键问题,一下子迎刃而解。迟惠萍强调的是,周磊花钱请了人是没错,但是他的目的并不是杀人,只是教训一下张大奎张仲马他们。而且周磊花钱请的也不是本地的混混,而是一个绰号包牙苏的人。这个包牙苏,真名叫做苏公理,今年三十五岁,因为故意杀人罪入狱二十年,去年才假释出来,之前在一家汽车美容店做工。因为急需用钱,所以经道儿上的朋友介绍,接了周磊的这个活儿,现在谁也不知道包牙苏去哪里了。王晓伟的脸色又冷峻了几分,所有专案组的成员,都看向他。包牙苏这个人,行动狡猾,手段残忍,王晓伟是最知道的,因为就是他亲手将包牙苏捉拿归案的。说起来,包牙苏也是被逼无奈,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才怒而杀人,当年还是王晓伟跑去找的法官,请求从轻发落呢。如果是普通的街头混混,也就罢了,可是周磊花钱请的,偏偏是包牙苏,这个家伙出手极狠,手段也相当的凶残。当年有六人死于非命,警方怀疑都是包牙苏干的,因为这六人都参与了调戏包牙苏的妹妹,但是只有一个人的死能证明是包牙苏干的,包牙苏自己也死不松口,所以最后那五条人命就等于是悬案,没法落到包牙苏的头上。现在又是包牙苏。专案组里几乎所有人都认为,就是包牙苏杀掉了那些人,至于周磊是买凶还是教训一下,那只有等他落网才能知道了。不过不管怎么说,死了这么多人,他这个牢狱之灾,恐怕是跑不掉了,只是迟早的问题。只是这样说来,似乎就没有康二蛋什么问题了,这淳朴孩子,似乎从一开始就被王晓伟给冤枉了。连王晓伟自己也开始怀疑了,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?就在康二蛋他们一行六人准备离开警察局的时候,刘天展匆匆赶回来,当众宣布,专案组的工作由他亲自主持,弗州市局跟山南省警察厅,近期有一个重要的交流活动,缺少带队的老将,局里决定临时抽调王晓伟去主持这项活动,后天一早就出发。王晓伟的脸当时就黑了。孙玉平的脸也黑了,不过他是被吓的。没想到,连端着“免死金牌”的王晓伟,也被局领导踢开了,看来这次王晓伟真的是踢到铁板了。###第七十八章:月下的骚动(一)
正在直播:明白他的心意
青春校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