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百度云泄密正在播放

绯色倾城如果?迦?集
大坝上的河水一直在持续的上涨着。“你每天都在干嘛?”出了面馆,苏三只管往前走,好像不是和林长升说话。“没干什么,打字而已。”林长升低着头,偷/窥苏三的身材,发现她的臀/部很翘。“哦。”干巴巴地走了一段路,苏三又问:“你不准备找个工作吗?”众所周知,叶枫写书的稿费并不多,只能勉强解决温饱,在别人看来,这职业等同于混吃等死,很没前途;或者说,叶枫这个人生性懒惰,不想找个正事干——至少,苏三就是这么认为的。林长升似笑非笑道:“找啊,你帮我介绍一个?”“你会做什么呢?”苏三显得有点分心,漫无目的地东张西望。“我啊?”林长升想了想,无论是自己还是叶枫,貌似都没什么专长,就尴尬道,“除了写书,我好像什么都不会?”“你为什么想不开?”苏三终于问出自己想问的话,“那个小护士真的值得你为她去死吗?失去了她,你就不活了?”无论叶枫这个人魅力如何,至少,敢为了一个女人去寻死还是很能打动女人心的,现在这个社会物欲横流,像叶枫这么痴情的男人已经不多了,只要是个女人,都希望找一个像叶枫这样的男人,苏三虽然不赞同叶枫的做法,但心眼里却对叶枫很是钦佩。沉默了许久,林长升以叶枫的角度解析道:“我父母死得早,缺少家庭温暖,这些年一直过得很孤独,我需要一个精神寄托……甄珍是我的初恋,也是我的精神寄托,失去了她,我会觉得人生黯然失色,好像被这个世界彻底遗弃了。”事实上,以叶枫的性格,是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展现出来的,不过现在的叶枫不是叶枫,而是林长升。苏三点了点头,也理解“叶枫”的心里,但还是勉强说道:“可她并不值得你去爱,更不值得你为她去死——世上的好女很多,你只要真心付出,就一定会遇到一个好女孩。”“谢谢你的安慰。”林长升洒然一笑,“人家都说没有遭受过挫折的人永远长不大,我现在已经明白了,亡羊补牢,还为时不晚。”“嗯。”苏三又赞赏地点了点头,忽然问,“你不想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吗?”“不是不想。”林长升道,“而是一点眉目都没有。”苏三思维跳跃道:“你的知识很渊博吗——我是说,你懂不懂医学方面的知识?”林长升并不懂医学,但林天辉为了写书却查阅过大量的医学资料,也算懂一些医学知识,对医学界的典故也了如指掌。就道:“看过一些医学方面的书籍,也说不上懂……为什么这么问呢?”资料上说,苏三好像是准备学医的,只是没考上泸州医学院。“那我考考你。”苏三想了想道,“一天有多少个时辰?”“不是二十四小时吗?”林长升错愕道,“这时辰和医学有什么关系?”苏三失望道:“我说的是时辰,不是小时!”“明白了。”林长升恍然道,“你说的是十二生肖吧?”“对!”苏三盯着林长升,“你会不会背?”“当然会了。”林长升牛叉道,“我可是无所不能的叶枫。”苏三直接无视“无所不能”四个字:“那你背来听听。”“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。”林长升得意道,“我没吹牛吧?”“还不够!”苏三道,“你知不知道十二时辰和医学有什么关系?”林长升苦着脸道:“这不是我要问你的问题吗?”苏三烦躁道:“你不是说自己无所不能吗?”得,这时候她倒揪住这四个字了。“呃……”林长升猛搓鼻子,绞尽脑汁道,“根据武学上的说法,人体各器官在十二时辰内都有固定的活动规律,甚至与一年四季密不可分,因此有诗云:周身气血沿经络,日夜不停在奔波;遇时点穴如受损,十有八九命不多。”苏三连连点头道:“理论上还过得去,那你熟悉人体经络吗?”“还行吧。”林长升傲然道,“这个我也有所涉猎。”苏三当即道:“我问你,子时最旺盛的穴位是哪个?”林长升还真不含糊,指着鼻子下面道,“人中。”“辰时呢?”林长升指着脸颊上的凹陷处:“太阳。”苏三有些惊讶:“那我考你一个复杂点的。”她想了想,“在医学上,五脏六腑是与五官相通的,那么,心对应的是什么?”“这个也不是很复杂嘛。”林长升胸有成竹道,“舌通心,目通肝,鼻通肺,耳通肾,人中通脾。”苏三更惊讶了,或者说有些惊喜,接着问:“你知道五脏六腑的五行属性吗?”“同样难不倒我。”林长升洋洋得意道,“心属火,肝属木,脾属土,肺属金,肾属水。”“看不出来嘛!”苏三上上下下打量林长升,大有刮目相看的意思,之后却咬着手指久久不语。难道这小/妞在选夫?林长升很激动,涎着脸道:“你还有问的吗?”他还答上瘾了。“你对药材熟悉吗?”苏三也不等林长升回答,接着问,“豆蔻有多大?什么形状?性味如何?主治什么?”林长升傻眼了,老半天才吭哧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那个这个那个……豆蔻年华在文学里是比喻娉婷少女的常用词,比如杜牧在《樊川文集》里说:‘娉娉袅袅十三余,豆蔻梢头二月初’。就是比喻年少而体态柔美的未成/年少女,也就是说,豆蔻……大概,也许,可能,貌似…是指十二、三岁吧……”这小子油嘴滑舌的毛病又犯了,幸好,苏三与叶枫‘聚少离多’,也不是很了解叶枫的秉性。“谁问你岁数了!”苏三神经质地呵斥道,“你这人真没用,连豆蔻都不知道!”“不是……”林长升瞠目结舌道,“你是不是来大/姨/妈了?”“你才大/姨/妈了,你全家都来大/姨/妈了!”苏三说罢气冲冲地往前走。看来这小/妞真的来大/姨/妈了,林长升坚持自己的判断!对于一个作家来说,确实需要涉猎很多知识,但那也只是停留在理论上,怎么可能什么都懂,说到底,作家不是万能的。林长升有些抓瞎,跟在她后面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可以考我其他问题啊,比如诗词歌赋,音乐舞蹈,探案推理,谈情说爱也可以……”滚!苏三赫然转身怒视着林长升,但终究没把滚字说出口,脸色急剧变化着,忽又放缓了脸色,平静地问道:“你想买什么书?”“……”林长升彻底无语了。二人打车到了图书馆,苏三神情冷淡道:“我去办点事,你自己进去吧。”也不等林长升回话,转身就走。“诶……那我等你吗?”“随便。”苏三已经去远了。“呐呐的,老子又失恋了。”这是叶枫在小说里的口头禅,林长升不知不觉地说了出来,继而摇了摇头,垂头丧气地进了图书馆。刚走进图书馆,电话又响了。林长升也没在意,顺手接通问道:“喂……”“呃……对不起,打错了!”林长升甚至连男女都没分辨出来对方就挂了电话。“打错了?”林长升看了看来电显示,居然是个匿名电话,心念百转间,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随后,他逛起了图书馆。可以说,叶枫除了码字吃饭睡觉外,唯一的爱好就是逛书店了,不过林长升却对书店没什么兴趣,这次来就是为了寻找与古文有关的资料。不觉间就逗留了好几个小时,勉强选了四五本书,直到中午了才恋恋不舍地准备离开。“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回来……”林长升透过玻璃窗看了看窗外,并未见到苏三的身影,心里有些失望,自嘲一笑,便准备到柜台去结账。蓦然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书架对面。咣当!林长升如遭雷击,这虽然只是个背影,但在资料上,这个身影的主人却已牢牢地印在了林长升的脑海里——不错,她就是甄珍,刚与叶枫分手的初恋女友。林长升透过书架的格子,小心翼翼地盯着她的背影,生怕被她发现——不得不说,这个甄珍的确很美,或者说身材很是动人。她伸出细腻如脂的手,取下一本名叫《梦境与科学》的书籍随意翻动,之后百无聊赖地离开了。林长升很想绕过去看看她的真容,可身体好像中了定身法,动弹不得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林长升才走到对面,四处张望了一下,取下那本书,鼻孔中似乎还能闻到一股醉人的馨香。这就是一本周公解梦,只不过作者融入了现代人的思想和观点。林长升好一阵气闷:现在的出版社真他玛不是东西,连这种书也要出版?记得林天辉为了出一本书,又是托关系又是走后门,感觉挺不容易的,人家倒好,随便改编一下别人的成果就能轻松赚钱。
正在直播:横来的污蔑
都市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