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百度云泄密系列第三部情侣日常裸拍

媚红颜青春时光遇到爱
宾馆的门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。我仔仔细细的听了半天,才听到门锁处,传来一声极为细微的‘啪嗒’落锁声。当张一凡来到院长办公室的时候,方文远正准备下班。他看上去有些疲惫,已经换下了工作服穿上了自己的衣服。
见到张一凡到来,方文远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说道:“一凡啊,你怎么来医院这么早?快快,里面坐!”
等张一凡坐下后,方文远笑呵呵问道:“怎么样,昨天在我家还住的习惯吗?”
“还好,就是你孙女方心桐……好像不太欢迎我。”张一凡犹豫了一下,终于忍住没将早上的事情告诉方文远。
“一凡啊,你可千万别误会,她除了对我这个爷爷还能好好相处外,对任何男生都一个样,不光光你一人。”方文远忍不住叹了口气,“要不是她从小父母……唉,算了不说了,心桐其实也是个可怜的孩子,你不要生她的气才好。”
“不会不会,我只是随口一说。”张一凡听方文远话中有话的样子,似乎又不愿意多讲,就懒得多问,对于方心桐这种不可理喻的女人还是尽量躲远点才好。他转移话题道:“您看上去好像有些疲惫,昨晚熬夜加班的?”
“可不是,昨天医院送来几个车祸的重伤患者,刚好有两个外科手术医生重感冒请假,医院人手不够,我这把老骨头就临时顶替一下了。”方文远笑着解释,随口问道:“对了,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张一凡没急着开口,而是走到方文远背后,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中,两只手抵在他的背后,渡入一缕内力。
方文远感受到一股暖流进入体内,并散入四肢百骸,觉得特别舒服,连精神都好了许多,他知道这是张一凡用内力为他舒缓疲劳,惊喜道:“一凡啊,没想到你功力不浅,还真是多谢你了!”
“你是我师傅的朋友,也是我的长辈,这点小事客气什么。”张一凡回到座位,接下来先将在病房遇到李俊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方文远气的一拍桌子:“这个畜生!居然敢做出这种事,等他明天过来,我立刻让他卷铺盖滚蛋!”
“方院长放心,估计他以后不敢再在第一医院出现了,就算不怕我,也应该忌惮楚攸攸父亲的背景。”张一凡淡然说道。
方文远心中的怒气这才消了一点,但还是给财务打了个电话,让对方给李俊伟算工资,并负责电话通知李俊伟被医院辞退的事。
“本来我是秉着爱才之心,才聘请李俊伟来第一医院的,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,真是看错他了。”挂了电话,方文远感叹道。
“方院长也不要觉得可惜,这种人走了对医院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”张一凡劝慰了几句,说出今天找方文远的真正目的:“方院长,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想跟您说一下,和楚攸攸有关。”
见张一凡神色有些凝重,方文远心中微微一惊:“难道楚攸攸的病发生了新的状况?”
“也可以这么说。”张一凡微微点头,“麻烦您打个电话通知楚总,这件事还是和你们当面讲比较好。”
“那好,我马上给楚总打电话。”方文远也收敛了笑容,正要打电话,外面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:“方院长是要找我吗,有什么急事吗?”
说曹操曹操到,楚正国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穿着ARMAN笔挺的西装大步流星走了进来。女儿的病治好了,他今天是特意来向张一凡道谢的,身后跟着一位穿黑色西装的平头青年,那是他的保镖兼司机小杨,手里专门为他拎着一只黑色真皮的公文包。
看到张一凡也在办公室,楚正国流露出欣喜的神色,上前就要为张一凡发烟:“没想到张道长也在这里,真是太好了。”
张一凡从没抽过烟,所以摆手拒绝,楚正国笑着将烟发给了方文远,随后吩咐身后的小杨:“把我的公文包拿过来。”
小杨立刻恭敬的递上公文包,楚正国从中取出两个厚厚的信封,笑着说道:“张道长,一点小小的心意,请您务必收下。”
张一凡愣了一下,已经猜到里面装的是钱,不过并没有伸手去接,甚至没出现动容的神色:“楚总,事情还没解决,你这钱我受之有愧。”
楚正国以为张一凡是嫌钱少了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张道长,我知道这点酬金的确少了点,不过您放心,我会弥补的,要不您先将这钱收下?”说着还不断朝方文远使眼色,示意他帮忙说两句。
“楚总误会了,并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。”张一凡正色道,“您刚好赶来就再好不过,我刚才还和方院长提到您女儿的事。”
见张一凡不似开玩笑,楚正国收敛了笑容,将信封放到一边,问道:“攸攸还有什么事?”
张一凡清了清嗓子,将纯阴之体的事向二人仔细叙说了一遍。楚正国和方文远均露出动容的神色。
“我女儿真是纯阴之体?那怎么办好,我可只有这么一个女儿。当初她妈妈难产,在刚生下攸攸的时候就去世了,我不想连唯一的女儿也失去,张道长,请您务必想想办法,彻底治好我女儿,楚某一定会重谢!”楚正国有些紧张道。
“处总放心,既然我答应方院长把您女儿治好,就不会撒手不管。”张一凡认真说道,又皱起眉头“不过即使我出手,情势也不太乐观。”
楚正国心中一惊:“道长此话怎讲?”
“要化解楚攸攸的纯阴之体,必须去除她体内那股至阴寒气,用普通的方法绝对行不通,只有等到七月十五,也就是她生日那晚,鬼门大开,百鬼夜行的时候,找到鬼门关的入口,那属于阴阳交界,至阴之气最重的地方。到了那个地方,楚攸攸体内的寒气会自动被吸出来,汇入鬼门关的至阴之气中。”张一凡神色凝重的解释,又补充了一句,“这其实和以毒攻毒的方法差不多。”
楚正国听的一愣一愣的,心里不自主的生出一股寒意,紧张道:“那……有没有危险?”

正在直播:又一更
都市娱乐
医道风流全集匪我思存东宫
鬼丫头狐疑的问着,柔`软的素手仍然在轻轻的抚摸着我肩膀上的咬痕。粉嫩白皙的几肤再次呈现张一凡眼前,曲线轮廓优美动人,这一次他却没有半分遐想,而是将目光专注在郑娇娇背上的水鬼纹身上,见到对方白皙漂亮的肩胛骨微微耸起,似乎有些紧张的样子,便说道:“你不用太紧张,放松点。”
郑娇娇的美背这才变得平整起来。
张一凡将猫眼石贴在对方的背上,明显能感觉到对方身躯再次微微轻颤一下,又恢复了平静,没再多说什么,就静静等待猫眼石能发挥神奇的功效,将这诡异的水鬼纹身吸收掉。
其实张一凡也没什么把握,猫眼石真能够消除水鬼纹身,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进行试验的。
令他失望的是,十分钟过去了,猫眼石贴在郑娇娇背上已经变得有些温润,依旧不见任何吸收的效果。
“张一凡,怎么样了?纹身能消除吗?”郑娇娇有些紧张的问道。
“这石头好像关键时刻又没用了。”张一凡皱了皱眉,只得将猫眼石收起,“我再试试另一种方法,看有没有效果。”
张一凡将双手贴在郑娇娇背上,这次她娇躯颤抖的更厉害了,明显能感觉张一凡温润的双手正紧贴着自己的几肤,不过既然知道了张一凡的目的,也不再多问了,只希望这回能有效果。
随后,她便感受到一股股暖流透过张一凡的掌心传入体内,这感觉犹如冬季将自己沐浴在温泉之中,舒服而畅快,忍不住轻轻申吟一声。
张一凡正在尝试用真气为对方消除纹身,突然便听到这销魂的声音,结合对方目前的状况,就仿佛在经历男女之事所发出的快乐声音,让他不由得浮想联翩。
但很快张一凡就镇定下来,继续不断输入真气,如果这水鬼纹身是一种毒,说不定凭借真气可以将其消除。
然而又是忙活了半晌,依旧没有半分效果。
张一凡叹了口气,最终只得收回手,擦擦额头的汗。这一阵已经消耗了他一些真气。
郑娇娇本来还沉醉在那舒服的感觉之中,当张一凡双手离开自己几肤之后,惊醒过来的同时,不免有些失落,但随即想到最重要的问题,赶紧问道:“好了吗?”
“不好意思,恕我无能为力,你先把衣服穿起来吧。”张一凡只得无奈说道。
郑娇娇神色变得沮丧起来,悻悻然的穿上衣服,问道:“那这水鬼纹身一直留在身上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,比如会招来水鬼?”
“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过我会继续想别的办法,如果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你,当然如果你遇到什么危险的话也可以及时打我的电话。”这水鬼纹身太过诡异,张一凡也无法预知以后会不会有危险,目前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按他说的这样了。
郑娇娇虽然担心,但无奈只能接受张一凡的建议,随后二人一起出房间。
坐在沙发上的龙仙儿早已等的不耐烦了,见到二人此时才出来,郑娇娇脸上还带着一丝红晕,顿时神色变得不友善起来,狐疑的看了二人一眼,问道:“事情说完了吗?”
“嗯。”张一凡微微点头。
“那行,咱们走吧。”龙仙儿拉着张一凡就走。
张一凡苦笑,这女人连招呼也不和郑娇娇打,不会吃醋了吧。
等二人上了车,离开小区,龙仙儿直接开门见山:“老实告诉我,刚才在房间里,你们有没有……那个?”
“哪个?”张一凡疑惑道。
“你装傻是吧,就是爱爱!”龙仙儿大声道,殷桃小嘴撅着,腮帮子气鼓鼓的。
“怎么,吃醋了?”张一凡笑着调侃,没正面回答龙仙儿的问题,“不过我和你好像没什么关系,充其量不过你的挡箭牌而已。”
“你……”龙仙儿气的面色涨红,突然又笑了起来:“如果我将刚才在那女人家里和她之间发生的事添油加醋的向楚攸攸、方心桐二人描述出来,你猜他们会有什么反应?”
“算你狠。”张一凡认怂,这女人果真比家里的两个女孩难对付的多,只得一五一十将事情的经过向龙仙儿说出来。
听了之后,龙仙儿也觉得诧异,对方背上无端端显出一张鬼脸纹身,这也太夸张了吧?
不过想到张一凡就是处理这类事情的灵异专家,便也就信了八分,随后眯着眼笑问道:“那女孩的背你也摸过了,觉得手感怎么样啊?”
“一般般。”张一凡可不敢如实回答,怕对方继续刁难,立刻转移话题“不说这些了,专心开你的车吧。”
聊了一阵,张一凡突然皱起了眉头,对龙仙儿说道:“后面似乎有两辆车跟着我们。”
“两辆车?”龙仙儿愣了一下,疑惑道。
“左边一辆黑色沃尔沃,还有右边一辆银灰色帕萨特。”张一凡面色微微转冷,“开始我还没怎么注意,不过在连续跟了我们五个转弯,我就察觉不对了。”
龙仙儿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,果真有两辆车在后面,离他们的车大概相距不到三百米的距离。
夜色中马路上车子较多,如果不是经过长时间的嘻嘻观察,绝难发现这两辆混入车群中的车子目标是他们。
刚好前面有个十字路口,按照回去的路,龙仙儿自然右转,果然那两辆车也跟着右转,依旧保持一定的距离跟着二人的车子。
“他们是谁?跟着我们想干嘛?”龙仙儿虽然疑惑,但并没有半分紧张,她当初也曾跟着社团混过,被称为团里的一姐,只是后来碰到男友劈腿,又遇到张一凡,经历这么多事,原先蛮狠霸道的性格才有所收敛。
“谁知道,不过看样子他们的目标是我。”张一凡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“鬼鬼祟祟,远远跟踪的样子,似乎还不想让我知道。龙仙儿,你车技怎么样?”
“我以前可是经常参加西凤山盘山路一带的夜间飙车呢,甩掉他们还不是小case!”龙仙儿得意的宣扬过往战绩。
张一凡笑了起来:“那最好,和他们来一场赛车吧,不过不用甩掉他们你听我的。”

正在直播:你,想好死法吧
科幻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