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2019百度云泄密

仙劫 全本仙国大帝 笔下
“唉,具体如何,我也不是很清楚;当我赶到这里时,事情已经发生了。后来二杜他们过来帮忙,我略施手段,把大樱子心窝口的七枚钢针遮掩住,没让他们看到;又让他们匆匆下葬,就是不想把这事儿闹大。”黄幺婆轻碾着佛珠,沙哑的声音显得更加沉闷。我皱着眉头琢磨着,兴许是大樱子死的太惨,黄幺婆不敢让警察看到,所以才匆忙吩咐下葬。也兴许,那会儿黄幺婆就冒出了想法,要把大樱子培育成第三只阴怨;可又怕外人插手、再破坏了她的好事儿,所以才会那么急促。眼下黄幺婆说的这些,看着像是处处替荒沟村考虑,可我总觉得,她没那么好心,也没那么简单。当我寻思这些时,黄幺婆突然又来了一句,“这也就是偷偷瞒着我、没有让我尽早发现,如果早发现大樱子是来历不明的女子,那我说啥都不会让胡老二领她进门,自然也就没了后续的这些罗烂。”我愣了愣,心说黄幺婆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干啥?来历不明就来历不明呗,大樱子又不是坑蒙拐骗弄到手的,就算警察找上门来,解释清楚不就结了么?能有啥严重后果?心里这么想,我就顺嘴问了出来。黄幺婆把佛珠往手腕子上一缠,顿了顿,盯着我说道,“胜利,咱们这几个荒沟村儿,可最忌讳来历不明这四个字儿!你听说过十多年前,三道荒沟村突然死去的那个跑腿子(单身汉)不?”我怔了怔神,这才反应过来,黄幺婆说的是那件往事;那事儿,在几个荒沟村里都传疯了,我咋不可能不知道?我点了点头,说道,“明白了,兴许大樱子就跟当年那独脚长裙的娘们一样,最终会把老爷们祸祸死。”黄幺婆嘿嘿干笑两声,“那也不至于,有我在,这些脏东西还闹腾不起来大风浪!行了,胜利,我该说的话,也说的差不多了,最终就看你的意思,愿不愿意帮我这个老太婆,成全大樱子,你给俺个痛快话吧!”黄幺婆静静瞅着我,等我表态。“你说的这些,我基本上没啥想法,就是不知道,我该咋帮大樱子?”我问道。打压胡雅、不让她晋变阴灵,这是铁定要做的事儿;至于成就一个新阴怨,这想法到底靠谱不,我回去后,还得跟静清商量。在这之前,我要先问个明白,到底该怎么帮。“很简单,只要今、明两天,你各献出半碗鲜血即可!”黄幺婆笑了笑说道。听到黄幺婆的话,我差点儿没从小板凳上窜达起来。妈B的,老子没听错吧?连续两天,每天献出半碗鲜血?当老子是血库呢?还没等我质问出来,黄幺婆就突然开始捋袖口,露出她的左手腕子来。我注意到,她手腕子附近,并排切割出五道伤口;最下面的伤口,向外翻出的肉还是新鲜的,想来是才割不久。“这,这……”我脑瓜子一阵迷糊,虽然没看到血,可也有点晕。“大樱子死于年前腊月二十九,到今儿个为止,正好是五天时间;在过去的五天里,每天我都要用半碗鲜血润养,让它尽快融合我的道行。”“胜利,咱们这么做,对自个儿身子是亏了点儿,不过这是成全荒沟村父老乡亲的大好事儿!哪头轻、哪头重,你可得在心里仔细掂量掂量啊!”黄幺婆看我迟迟没有打垄,干脆搬出整个荒沟村儿的父老乡亲来。这家伙整的,好像要是我不答应,往后再死人,就都得怪我。我在心里冷哼了一声,心说黄幺婆跟我玩儿这一出,明显是赶鸭子上架呢。不行,不管咋说,我都不能立马答应黄幺婆;我要先听听静清的说法,这样心里才踏实。我知道,鲜血里融有阴阳先生的道行,这是黄幺婆主动把自身的道行,融入到大樱子的阴魄里,等到她身死七天后,魄珠会更加凝实。想来黄幺婆又要放血成全大樱子,又要忙活胡老二的事儿;这么两头一折腾,她就有点儿顾不过来了,这才拉下脸面、求我帮忙。“这个——我得回去琢磨一下,不能立马答应你;连续两天,每次半碗血,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。”我皱着眉头说道。我听大狗子说过,老娘们放点血啥的,没问题;她们每个月,都要往外面放血七天,个个还活蹦乱跳的,淌血都淌习惯了。我跟娘们比不了啊,估摸着这老些血放出去,我非得趴炕上不可。我还得向静清问准成了,可别是这老太太瞎J8忽悠我,最后不是大樱子喝了我的血,而是成全了她。看我还在犹豫,黄幺婆也没再逼我,“胜利,你回去琢磨一下也行;等你想明白后,明儿个早上六点之前,把你的鲜血送到这里就行。要是晚了,可就前功尽弃喽!”黄幺婆没跟我解释原因,但她说话的语气倒是挺凝重。黄幺婆还说,只要大樱子两天后晋变成阴怨,对胡雅就会有相当大的牵制作用;到那时,留给俺俩的时间,就会更加充裕。“胜利,你鬼奴刚刚炼制成功,恐怕鬼奴境界还不稳吧!”黄幺婆话题一转,立马就说到了我鬼奴的身上。我一愣,心说狗蛋炼制成功后,境界是不稳固;临来的时候我还发现,它情绪有些暴躁,像是随时要动怒杀人似的。只是……黄幺婆说这话是啥意思?“的确是境界不稳!这几天,我正在想办法,要是实在不行,也只能认命了。”我摸不清黄幺婆的想法,只能实话实说道。黄幺婆也是阴阳先生,她知道的事儿,恐怕比我多得多,也没有隐瞒的必要。“嘿嘿……胜利,我这老太婆也不能白白请你帮忙,总得表示个心意才成。这样吧,我送你一样礼物如何?”黄幺婆斜愣着一只眼睛,瞅着我说道。“礼物?”我忽悠一下子,就联想到黄鹂给我拜师礼,心说这老太婆不会是要学黄鹂那样,把自个儿身子献给我吧!到时候在炕上,她戴着个独眼龙面罩,跟我玩儿一个新鲜角色?艹的,场面太恶心,稍微寻思一下,我就想吐。黄幺婆哪会想得到,我有这些花花心思,看我沉默不语,黄幺婆就咧嘴笑了笑,随后嘴巴里嘀嘀咕咕,像是在念叨着什么。没一会儿,我就听到外面走廊里响起脚步声来。等外面的两个人出现在我面前时,我顿时就是一惊。打死我都没想到,他们两个竟然会出现在这里。尤其是她,竟然还是这幅模样。青姐干脆抱住了我的脑袋,手腕微微用力,我感受到她的迫不及待。
正在直播:没有离开公司吧?
科幻小说
在晴空之下神医毒圣在都市
大狗子缩了缩脖子,就接着往下说。俺妹子在大狗子身上瞅了一会儿,就说他身上不对劲儿,用不用她帮着瞧病。大狗子本来就对我信任的不得了,也看见过我把白玲领去过他家,所以白玲这么一说,大狗子就连连点头。白玲可倒干脆,让大狗子先给她五百块钱,说这是行规。大狗子哪儿知道这里面的门道,被白玲忽悠的一愣一愣,赶紧掏出五百块,递到了白玲手里。等俺妹子收好钱之后,她就从炕柜里翻腾出双氧水,给大狗子手指头上消毒;过后又盯着大狗子瞅了将近一个小时。等白玲瞅完,她这才跟大狗子说,已经给他瞧过病了,等到三四天后,就会彻底痊愈。“玲子真是厉害啊!先不说给人瞧病效果咋样,就她瞅人那眼神,啧啧……好专业,一瞅就是一个来小时,中间都没咋眨眼睛。对了,胜利,你妹子没瞎说吧?”大狗子问道。我心说,俺妹子那不是专业,那是她的爱好;她就喜欢盯人、把人瞅毛楞。我摇了摇头,说道,“她说的没毛病,三天之后,你就会彻底好,到时候你俩想咋折腾都行。”让大狗子这么一说,我就明白是咋回事儿了,心里对白玲,又好气又好笑。俺妹子盯着大狗子那老长时间,准是用不惑天眼,看出了阴煞气消散的速度,估摸着三到四天,大狗子就会自动痊愈。可这话,我又没法跟大狗子说,免得他再对俺妹子有意见啥的。“大狗子,你过来一下,我跟你说点事儿!”我冷不丁想起了黄幺婆的话,就赶紧搂着大狗子的肩膀头,让他避开钟晓莲一些。大狗子一脸的懵圈,“晓莲也不是啥外人,有啥你就直说呗。”我才不管那许多,硬把大狗子拉到了一边儿。“我跟你说些事儿,你不要往外嘚啵,连钟晓莲,你也不能告诉,知道不?”我郑重的叮嘱说道。听我这么一说,大狗子就不再嬉皮笑脸了,拍了拍心窝口跟我打保票,说准会把我说的话记在心头。我先说大狗子的体质,属于伪阳体;这样体质的爷们,不管对活人娘们,还是对阴鬼娘们,都是大有好处。所以,大狗子你得保守好这个秘密,免得让那些娘们知道后,再一个个的找上门来。我估摸着,大狗子干的买卖也不光彩,对那事儿不太在乎;要是有漂亮娘们主动,他准准儿是谁都不惧,对方敢光溜逗喽、大狗子就敢放小狗咬人。大狗子连连点头,听着他说话动静,像是快美出屁来了。“艹的,没想到老子还有这好命,还是个啥J8伪阳体;这下牛.B了,一般的娘们,我还瞅不上眼儿了呢。”我不管大狗子咋说,只要他往心里去就行。顿了顿,我又想起一件事儿,“大狗子,要不安全起见,这段时间我再多弄些那种白虫子,在你身上多咬几口吧!这样你就没了那方面的想法,免得再让阴鬼乘虚而入。”我是觉得,最近荒沟村儿,越来越不太平了;大狗子是伪阳体质,说不定有多少女阴鬼在惦记着他。最保啃(保险)的手段,就是让大狗子举不起来,这样啥女鬼都拿他没办法。没想到,一听我这么说,大狗子就直摇头,都快把脑瓜子从脖颈子上扑楞下来了。“那哪儿成?纯爷们,活的就是这小狗子的快乐!它要是蔫吧了,我还有啥乐趣?”大狗子梗梗着脖子说道。我让大狗子呛的不行,心说这是啥逻辑?老爷们这一辈子,就为这长虫活着?艹的,想法真奇葩。想了想,我又跟大狗子提到,明儿个上午要是有空,就领我去趟龙王庙村儿;我去看看,那里到底有没有胡雅的坟茔地。大狗子二话不说,立马答应下来,说我啥时候喊他,俺俩就立即动身。我跟大狗子他们,又简单唠了几句后,就赶紧回到自个儿家了。进了院子,我注意到两家屋子都灯火通明:这说明,静清没睡,那俩妹子也得有一个没睡,说不定就是王娅。我这会儿就不着急回里屋了,感应到洪舒和狗蛋后,就把它俩召了过来。“洪舒,今晚我跟黄幺婆当面唠了,她说,她跟胡雅没有立下鬼冥誓约。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我先朝着洪舒问道。这一人一鬼里,肯定有一个在扒瞎;不过我分不清,到底是谁。“这怎么可能?胜利,附近的十里八村儿,是不是只有你跟她,这两个阴阳先生?”洪舒问道。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“是啊,就俺俩!”洪舒皱着眉头说道,“那肯定就是黄幺婆在撒谎了!”这下我有点儿懵,照她这么一说,洪舒跟黄幺婆两个里,准有一个在扒瞎。到底是谁呢?如果洪舒说的是真话,那我跟洪舒立下鬼冥誓约时,黄幺婆的鬼奴到底感应到没有?要是感应到了,刚才黄幺婆咋不问?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?怔怔想了一会儿,我也没想明白,心说算了,还是先让洪舒回到牛圈里去,我要嘱咐鬼奴几样事情。“哎呀,胜利——怎么还让我住那里啊?虽说我不怕冷,可想想周围都是牛粪,我就没心情啊!”“像我这么好看的娘们,你咋一点儿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呢?”洪舒一脸幽怨的说道。我心说,你好看个粑粑!坟茔地里,就是一堆骨头渣子,能好看到哪儿去?不过是阴鬼变幻身形、迷惑活人罢了。当我跟洪舒唠嗑时,我就注意到,身边的鬼奴表现的暴躁不安,一会儿转几个圈、一会儿蹦跶几下,脸上的表情狰狞恐怖,眼神中也流露出愤怒狂暴的情绪。“狗蛋,别在这儿叽叽歪歪的了!有个好事儿,等会儿让你去干!”我在心里跟狗蛋交流道。“主人,什么事儿?”狗蛋一愣,旋即恭敬问道。“去粗溜个娘们!”我咬着牙,恨恨的说道。随后,我就给狗蛋交代了几样事儿。第一,要狠狠的拾掇孙素燕,能收拾几次就收拾几次,别把活人整死就行。第二,要想方法逼问,看她当年为啥那么愿意祸祸我。老子又没刨她家祖坟,当年她怎么就处处针对我呢?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。第三,如果有机会靠近黄幺婆,趁机感应一下她身边的鬼奴、阴鬼,我好早做防范。其实,我重点要交代的,就是第一条;狗蛋要是能把孙素燕祸祸个半死,我也算报复到位了,心情舒坦。至于其他两样,我也没指望狗蛋能有啥收获。却没成想,等狗蛋后半夜回来后,竟然给我带来两个意想不到的消息来。[PS]9点半左右,还有1章。我的意识开始模糊,恍惚间,静清、王寡妇、白玲、黄鹂……一张一张的脸,在我的脑瓜子里闪过。不知为啥,这些脸孔翻来覆去的闪过之后,最终冷不丁定格下来,竟然变成了胡雅。我不知道,自个儿是不是被泽杰勒傻眯了,在临死前的那一瞬间,我竟然会特么想到胡雅?“嗝——”我的喉咙动了动,努力想发出活在世上的最后一个声音。便在这时,两道光线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我的身旁。左侧,那是一道冲天的蓝光,散发着蓝幽幽的光彩。好像阴冥之地大开,有无数阴魂,正拿它们的鬼眼,怔怔瞅着我身上发生的一切。右侧,则是一道红的刺眼的光网。那种大红的颜色,如同漫天的鲜血洒落下来。眨眼的工夫,两道光幕却又折出两道弧线,诡异的搭在一起,形成了一座拱桥。与此同时,我身后响起一个清朗又透着股稚嫩的声音。“鬼障!你敢?”正是秦文灵的声音。不怕大家伙笑话,在听到秦文灵动静的那一刻,我眼泪汪汪、都有一种想扑他怀里,痛哭一场的冲动。妈了巴子的,稀里糊涂的遭了阴鬼算计,我本来必死无疑呢。这冷不丁的发现有了活路,我心里的情绪就跟开水似的,都咕嘟嘟冒泡了。我的身上猛然一松,就在秦文灵喊声响起时,我的怀里又突然传来一阵暖意,像是有啥玩意儿被点着了。随后,我就听到泽杰一声怪叫,紧接着觉察一阵阴风,向着山上就冲了过去。“胜利哥,胜利哥——”这会儿,秦文灵已经冲到了我的身前,晃荡着我的肩膀头子,倒是没去追赶泽杰,想来他是在惦记着我的生死。我坐在地上,紧捂着大脖子咳儿咔的,好一阵咳嗽;听我发出了动静,秦文灵才算放心不少。两三分钟后,我一上一下捋着大脖子,忽悠一下站起身来,说赶紧走,快回山上,王娅还没回来呢。我也顾不上多多,急匆匆沿着原路往回赶,心里就惦记着王娅。秦文灵也没多问,在我身后跟着,不过他没我跑得快,很快就让我甩后面去了。走了好一会儿,顺着风声,我就听到王娅隐隐约约的哭喊动静。“郭哥——呜呜呜——你在哪儿呀——我不想你死——”我还看到,不远处,有手电筒的光线,在忽上忽下的瞎晃着。我自个儿的手电筒,早就让泽杰给折腾飞了;这一路跑过来,完全是借着雪地反着的亮光。我站原地蹦跶蹦跶脚,搓了搓手,随后加快速度朝王娅奔去。当王娅冷不丁见到我时,她就跟冰雕似的愣了好半天。我说你别发愣了,俺那俩大棉鞋,都让那犊子玩意儿给整丢了,你想让我就穿双袜子、给你跳小脚舞是不?我说话的动静有些沙哑,喉咙处还有火辣辣的疼痛。王娅那会儿可不淑女了,等我话刚说完,她嘴巴里子就跟点了炸药似的,嗷的叫了一声。随后她蹦着高、俩腿忽悠一下夹我腰上,俩手可劲儿搂着我的大脖子,把我脸蛋子往她身前压,然后还可劲儿的咧咧着。十几秒钟后,我是真撑不住了,就隔着棉裤、用力拍了拍王娅的臀瓣,让她消停点儿。我冻脚倒是小事儿,关键是,她搂的这么死性,那两只都快把我憋死了。我要把王娅放地上,让她赶紧跟我回家;结果她不肯,死活要骑在我脖颈子上。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抽啥风,止不住的哭,噼里啪啦往下掉眼泪。没一会儿,我大脖子上就滴答那老些眼泪,让零下二、三十度的冷风一吹,很快就冻成一串冰项链。秦文灵跟了过来,瞅着王娅骑在我脖子上,他愣了愣,旋即掉头就走,眼睛瞎的那个快。我脚丫子底下拔凉拔凉的,虽说穿着厚毡袜,可也顶不住这死冷寒天。我咬着牙,让王娅打手电照路;我则是撒开仙鹤腿,嗷嗷往家蹽。十来分钟后,到了俺家里屋,我就像扔大麻袋似的,把王娅往炕上一扔;随后就赶紧蹦跶到炕头,把脚丫子伸进了褥子底下。里屋没外人,就俺们四个;此时都大眼瞪着小眼儿,谁也没说话。秦文灵表情古怪,瞅了瞅王娅,又看了看我。白玲从被窝里坐直身子,始终盯着我大脖子,皱着眉头,暂时没言语。王娅把书包扔在了炕梢,尾擦尾擦(挪动)挨着我坐了下来;想了想,又把她小手伸进被窝,摘下我棉毡袜,给我揉臭脚丫子。时不时地,王娅还抬头偷瞅我;我一瞅她、她就低头。十几分钟后,我麻嗖嗖的脚丫子,终于有了热乎感觉。“秦文灵,不用说你也知道,我今儿个让阴鬼给祸害了。有些疑问,你可不能再瞒着我,得有啥说啥。”我揉了揉大脖子,语气郑重的说道。今晚,我算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。整个过程,就是接王娅放学、遇诡异阴风、跟泽杰谈判、发飙杀人、被秦文灵救了小命,这五部分。我得把前后这些事儿都捋清楚,而后再开始琢磨我的报仇计划。妈B的,我棉鞋都让阴鬼给勒丢了,这可有多丢人?要是不把这仇报回来,老子跟棉鞋一个姓!当然,今儿个王娅的表现也相当怪异,我把秦文灵的事儿问清楚再说,等会儿再“撬开”王娅的嘴。“呵呵——胜利哥,你这话说的,多见外啊!只要不涉及那方面,你问啥、我说啥。”秦文灵笑着说道。我知道,他说的那方面,指的是“天机”。我点了点头,直接问道,当泽杰快要勒死我时,你咋出现的那么巧?还有,那些突兀出现的蓝、红光网,到底是咋回事儿?只要涉及天机,秦文灵就不肯说;要是他能说出来,那俺那俩妹子听到了,也没啥事儿,所以在问话时,我特意没避开她俩。秦文灵和静清一样,一直都在我身后默默帮着我;我不过是要把这些事儿理清楚,不要心存疑惑而已,却没有丁点儿怀疑他的意思。犹豫了一下,秦文灵就说道,“其实,也不是巧合。你不觉得,那阴鬼拖拽你的方向,有些奇怪么?为啥非得往村子方向而来?”让秦文灵这么一提醒,我倒是冷不丁想到了这茬。是啊,要是把我往反方向拽的话,说不定真会把我勒死了。它为啥非得往俺们村儿方向来呢?
正在直播:不识好歹的笨蛋
二次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