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麻豆豆种子

狂索冰心神坑探
彩信上,是一个女人浑身赤裸,蜷缩在一张破烂不堪的床上。她的身上全是鞭打的痕迹,有许多处都出血了。第二张彩信照片是女人被吊在房梁上,身上多处伤痕,头低低地垂着,长发披散着,挡住了半边脸庞。仔细看下面,隐隐看到一个东西没入她的体内。显然她遭到了非人的虐待。照片的背景像是一间破旧的仓库中拍摄完成的。由于照片很小,所以还看不出来这仓库具体是哪。陆雪顿时捂住嘴巴,发出心碎的哽咽哭声。王宇的内心也被震撼了,心中无比愤怒。搂住妻子的肩头,王宇用力地攥了两下,安慰道:“小雪,别哭。我现在就去查出这帮畜生。”说着,王宇迅速回拨了那个号码。可对方已经关机了。王宇皱起眉头给刘志飞拨去电话,已经是晚上八点了,王宇听到刘志飞那边传来电视的嘈杂声,还伴着女人低低的喘息声。他顿时明白刘志飞正在做什么。刘志飞说:“小宇,这么晚打电话,有什么事吗?”王宇十分不好意思的说:“志飞,那个,真不好意思,这么晚了打扰你。我们收到两条彩信,是我岳母被虐待的照片。上面的背景好像是在某间仓库,你看看能不能借着这两张照片确定我岳母的位置。”“嗯,你把彩信发过来吧?还有他的电话号码。”王宇将彩信和发彩信人的电话号码发给了刘志飞。片刻后刘志飞打回电话:“小宇,从两张照片上来看,你岳母确实是被关在某个废弃的仓库中。可惜对方电话已关机,无法定位他的位置。这样吧,明天上午我派人到全市的仓库搜索一下,这个电话你最好隔一会儿就回拨一下,一旦他接电话他马上给我打电话,我好确定对方的位置。”“好。麻烦你了,志飞。”挂断电话,王宇对陆雪说:“小雪,别担心,我相信他们既然想用咱妈来要挟你,就不会威及咱妈的性命,所以你暂时忍耐一会。等明天天一亮,我就和志飞一起去搜索全市的废弃仓库。现在我会每隔几分钟拨打这个电话。志飞说了,只要对方一开机,他就有办法定位他的位置。到时候就可以救出咱妈了,不要哭了,好吗?”王宇用手掌擦去了妻子脸上的泪水。“嗯。”陆雪重重地点了点头,眼睛里却不断地滚落出大颗大颗的泪水。“妈妈,我写完作业了。好困。”莺儿推开门,揉着眼睛道。“哦,好宝贝,妈妈现在就检查你的卷纸,然后咱们就睡觉好吗?”陆雪擦去泪水,下床去照顾女儿。半个小时后,莺儿在陆雪的怀里睡着了。陆雪脸贴着女儿的脸,轻轻地挪开女儿的身体,让她平躺在枕头上,然后替女儿盖好被子,轻轻地退了出去。这期间王宇每隔几分钟都打一次电话,可惜对方一直不开机。陆雪来到王宇的面前红着眼睛道:“老公,莺儿睡了。”王宇放下手机,搂住妻子的腰爱怜地道:“那你也洗洗睡吧,明天还要上班。先不要想这件事了。放心,交给我。”“老公,他还是不开机对吗?”“是的。我估计他今天晚上都不会开机了。唉,我去上趟厕所。”王宇起身去了卫生间。陆雪在屋子里踱来踱去,神情焦虑不安。一想到母亲正在忍受非人的折磨,陆雪就觉得自己无法呼吸。最后精神几近崩溃的陆雪走到梳妆台前,拿起药瓶人,倒出三粒药片,一仰脖吃了进去。这一夜两人都没有睡好。王宇半夜里醒来还去拨打那个手机,就这样一直折腾到凌晨,实在抵挡不住困意,才睡了过去。翌日,王宇是被刺眼的阳光给晃醒的。揉了揉眼睛,发现妻子已不在身边。起身看了看厨房,也没有人,餐桌上放着做好的早餐,还有妻子的一张字条:老公,我先送莺儿上学,然后去上班,你记得吃早餐。胡乱地吃了口早餐,王宇就换了件外套出门了。此刻陆雪正坐在办公室里,心神不安。同办公室的女同事金子凡好奇地凑到眼前道:“小雪,你怎么了?心神不安的,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“哦,没事。这几天快来那个了,所以有些焦虑。”陆雪对着同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。“哦,你来这个反应这么严重啊?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医生。”金子凡好心地劝道。“嗯,我是有这个打算,主任来了没有?我想向他请个假。”“来了。刚才我看到他正在办公室里训为子。”金子凡吐了吐舌头道。陆雪快速地收拾了一下包包,打算去找主任请假。一个送快递的进来了,“哪位是陆雪,有你的快递。”“我就是。”陆雪脸色苍白的站了起来。她现在对快递都有阴影,心中十分害怕,所以站起来的时候,身体微微发抖。在快递单上签名之后,陆雪望着那个鞋盒大小般的东西,心中犹豫要不要打开。金子凡好奇地凑过来道:“小雪姐,怎么不打开看看呀,是不是哪个追求你的人送来的礼物。嘻嘻,让我也饱饱眼福嘛。”“嗯。”陆雪在金子凡的催促下颤抖着手打开了快递。突然,陆雪尖叫了一声,失手将盒子扔到地上。金子凡看过去,竟然看到那盒子里是一只血淋淋的人的耳朵,不由得也吓得尖叫一声,抱着陆雪哆嗦起来:“这,这是人的耳朵吗?小雪,我们报警吧。”泪水模糊了陆雪的视线,心中悲愤至极。他们太过分了,竟然割下母亲的一只耳朵。陆雪决定不能再忍了。鼓足勇气,陆雪蹲在地上,伸手将那个血淋淋的耳朵捡了起来。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只是一个橡胶模型,并不是真的人耳。顿时松了一口气,可是心却像被刀割过一样的疼,地上现出一张字条,陆雪展开一看,上面写着:这是对你的惩罚,下面还会有更精彩的!陆雪心里一惊,深深地皱起眉头。该怎么办?她决定不能再这样等待下去了。金子凡看着惊魂未定的陆雪,颤抖着拿起手机,给警察局打了电话,“喂,我要报警……”十五分钟后,几名警察走进了财政局大厅,走在前面的正是心急如焚的陆小芳。当然杨兴华最先要面对的,依然是特战连的老对手,第五师团的21旅团。
正在直播:灭杀独角鬼王
纯爱同人